吉林省高等教育学会

当前位置: > 名师列传 >

钱伟长:钟情体育一辈子

时间:2014-08-01 10:02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作者:董少校  点击:
钱伟长从一个身高不达标的学生成为远东奥运会运动员,乃至在科学上取得大的成就,这是因为他有一种“敢于胜利”的特质。清华求学的经历对这一特质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体育尤其成为他在随后七八十年无往不胜的支撑力量。

  

    钱伟长(1912-2010),我国近代力学奠基人之一,著名的科学家、教育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中国民主同盟的卓越领导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七届、八届、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第五届、六届、七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和第七届、八届、九届名誉主席,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曾担任上海大学校长。

  钱伟长从一个身高不达标的学生成为远东奥运会运动员,乃至在科学上取得大的成就,这是因为他有一种“敢于胜利”的特质。清华求学的经历对这一特质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体育尤其成为他在随后七八十年无往不胜的支撑力量。

  每年秋天,走进上海大学的新生都会遭遇“幸福的烦恼”:毕业之前必须学会游泳。烦恼是就算不喜欢也不能逃脱,否则无法毕业,幸福在于学校有设施完备的游泳场馆可以学习。不管用什么泳式,不管花多少时间,只要能游50米就行,从而在水灾等极端情况下可以实现自救。这项制度的出台与老校长钱伟长的支持推动密不可分,至今已实行十年。

  把新校区六分之一投资用于体育场馆,一个校区建设三片足球场,专门成立体育学院,这在上海高校是不多见的,在钱伟长曾长期担任校长的上海大学却都变为了现实。钱伟长少年时期矮小瘦弱,通过体育锻炼获得了健全的体魄,锤炼了意志品质。这位科学家、教育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把体育当作国是,致力于开展面向普通同学的体育运动,与体育结下了一辈子的深厚情缘。

  “清华历史上首位身高不达标的学生”

  大运会100米栏成绩13秒4

  钱伟长1931年考入清华大学。9月16日去学校报到,前往体育馆接受体格检测,这一“关”是体育教授马约翰掌管的。第一项是测量身高,钱伟长由于家境贫寒,营养跟不上,身体瘦弱,只有1.49米高。标杆起点是1.50米,钱伟长站在下边,尚且够不到标杆。

  这时马约翰说:“Out of scale(不达标)!”

  旁边的夏翔老师非常惊奇,带着常州口音说:“啊,来了一个清华历史上身高不达标的学生!”

  马约翰说:“没关系,可以锻炼嘛!”

  在随后的测试中,钱伟长体重太轻、肺活量不足、篮球扔不进篮圈,表现不佳,跑步总算跑完三圈,得到了马约翰的勉励。

  当时清华设立了体育部,明确要求体育是四个年级的必修课,必须修满八个学分才能毕业。钱伟长进入了物理系,体育教师由马约翰担任。马约翰尤其关怀体弱的同学,根据各人情况给予不同的辅导,让学生尽可能经过体育运动的过程,由自身的锻炼获得健康的体格,创造学习的条件。

  1932年10月,清华大学举行全校越野赛,按年级分为五个队,每队十人,算各队总成绩。钱伟长从图书馆走出时,比赛在进行,在同学的招呼下,借了一双胶鞋穿上,一路跑了约五千米。到终点时,居然是第八名。马约翰把将要躺倒的钱伟长拉起来,让他慢慢再跑几十米再停下来,夸奖说:“不错,你是好样的!”

  钱伟长所在的越野队获得了团体冠军,个人优胜者取前十名组成清华越野代表队,他得以入选。他说,这成为“生命史上的新篇章”。越野队的训练非常辛苦,每两天跑一次到颐和园,来回约四千米;每两周跑一次到西直门,来回约八千米;每月跑一次到天安门,有一万二千米。

  马约翰不断教导越野队成员:体育运动不仅锻炼体力,更重要的是锻炼意志;要带着脑袋锻炼,正视自己的缺点,不断努力克服缺点,战胜自己得到进步。在马约翰的指引下,清华越野队连续五年在北平市五大学运动会上夺得冠军。

  在训练中,钱伟长不仅坚持苦练,还注重方法技巧。他个子小,如果按照大个子的步伐跑,跨大步就带着跳跃的形式,既耗费体力又浪费时间。在马约翰的启发下,他不跨大步,而是提高频率,大个子跑四步,他跑五步,同时学会调节呼吸,速度一样很快。他还掌握了变速跑、在内线和直线段超人的技巧。

  在跨栏项目中,一般高个子运动员是三步一栏,可以始终用左腿攻栏。钱伟长虽然身高比入学时有增加,但三步一栏仍然困难,他反复分析、改进、苦练,终于学会了四步一栏的技能,左脚和右脚都能起跳。练习中,他在栏架上放一个小瓦片,争取每次用脚把瓦片蹭下来,而不碰倒栏架,这样可以跨得尽可能低,节省跨栏时间,提高整体的速度。

  1933年,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田径比赛爆出冷门:清华大学的小个子钱伟长以13秒4的成绩获得100米栏项目季军。这正是他苦练加巧练结出的硕果。

  从清华毕业时,钱伟长身高已达1.66米,全面掌握了跑、跳技能,以至有实力参加全国大赛。马约翰的教导带给他强健的体魄,获得在漫漫人生路上承担风雨、克服困难的本钱,这些也成为他倡导体育教学、惠及后代学子的宝贵财富。

  “铁杆球迷”对校园足球情有独钟

  曾入国足参加远东奥运会

  在清华大学读四年级时,钱伟长被班里足球队临赛缺人“拉夫”,此后对足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牢记马约翰教授“带着脑袋锻炼”的思想,苦练基本功,掌握了传球、射门的技能,可以用脚尖、脚背等不同部位传球。他总结道——

  停球常常会失去机会,要练习跑动中踢,双脚都能自如运用,射门要用平球,对正上下左右四个门角,起脚要快,要果断,绝不能犹豫;

  个子小,不要和别人争头球,要以快制胜,带球不要使球离身太远,不超出半米以外,踢法要灵活多变;

  在球场上尽量不停球,而在运动中传球,球在每个球员脚下的时间越短越好,只有在队友没准备好的情况下才盘带……

  读研究生时,钱伟长已成为清华大学足球队的主力左前锋,还曾入选国家队,参加在菲律宾举行的远东奥林匹克运动会。

  年轻时的训练和比赛让钱伟长产生了浓重的足球情结。到八九十岁时,逢世界杯,不需秘书提醒就能半夜起来看球。他尤其喜欢看国足女足的比赛。2004年初,年事已高、很少面对媒体的钱伟长接受女足运动员孙雯的采访,当时她的身份是《新民晚报》记者。他聊起足球就有说不完的话,谈了一个多小时,他对孙雯说:“你踢进的那脚任意球,有角度有弧度,太漂亮了,我喜欢。”

  在钱伟长的支持下,上海SVA女足将主场移到上海大学。得知客队女足的食宿标准不够,他当即表示:我来贴补。他对当时陪同访谈的副校长周哲玮和体育部总支书记顾红说:“现在女足还很困难,我们应该力所能及地支持她们。到比赛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为她们助助威。”

  回想起那次访谈,上海大学体育学院直属党总支书记顾红记忆犹新。她说:“钱老对足球的喜爱是一贯的,他尤其重视普通学生群体的足球运动。”

  2002年,钱伟长把顾红和体育部主任叫到办公室,询问体育课怎么上,课外体育活动怎么开展。他说:“大学体育不应仅仅针对特长生搞竞技,更应该面向所有学生,提高他们的运动兴趣和素质。”他向两位体育部负责人建议,在上海高校搞一个足球联赛,要求队员是普通大学生,而不是运动员加分进校的,而且参加学校必须有足球场。他就此用铅笔手写了一份比赛规程,还说:“决赛的规程我再想一想,过段时间写下来给你们。”

  顾红回忆说:“钱老把我们叫过去,已经对校园足球赛有了非常成熟的想法,比如要求参加学校有足球场,就是要准备打主客场,有观众来看,培养学生的集体荣誉感,而不仅仅是为了比赛而比赛。”在她看来,钱伟长作为校长,只需把想法说说就可以,具体的工作体育部可以落实,但他连具体的细则也考虑到了。

  过了两个星期,钱伟长请秘书把决赛规程送到了体育部。学生比赛的营养费怎么落实,教师组织活动的工作量找谁落实,他一一写在纸上,从而使活动可以顺利举办。两份手写的比赛规程带给体育部直接的指导和巨大的鼓舞。

  当年,首届“钱伟长杯”足球赛在上海大学开赛,上海12所高校派代表队展开角逐。钱伟长不仅出席开幕式,还自掏腰包制作奖杯,决赛后为获胜者颁发奖杯和奖牌。2003年“钱伟长杯”又举办一届,同样聚集了十几所高校足球队。

  “如果高校还要培养国家栋梁的话,就要重视体育”

  体育绝非点缀,而是国家大事

  钱伟长1983年调任上海工业大学校长,1994年该校与原上海大学等合并组成新的上海大学,钱伟长继续担任校长。他在上海大学播下体育的种子,重视体育、开展面向普通大学生的锻炼项目,已成为这所学校的传统。钱伟长的体育教学理念和做法在一代代体育教师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记。

  新上海大学成立后不久,宝山校区启动建设,钱伟长果敢地决定,把学校投资的六分之一用于体育健身设施。1999年秋新校区投入使用,次年基本完成二期建设。单个校区就有三个田径场,即包含三片足球场,这在上海高校实不多见。

  大约2000年,钱伟长召集体育部负责人、教练员、骨干教师、青年教师等到延长校区乐乎楼谈工作,同去的还有部分艺术学科教师。钱伟长谈论如何加强学生的体育锻炼,如何从德智体方面培养人才,让教师深受激励。

  上海大学足球教练王长琦对这次会面记忆犹新:“钱老在清华的时候就喜欢足球,他一直在想着要把体育的理念推广到全校,让普通学生受益。”他说,“我认为钱老高瞻远瞩,有大家风范。后来举办的‘钱伟长杯’足球赛团结起了上海众多高校,从中可以看到上海校园足球联盟的影子,他的观念要领先十年。”

  2002年5月,上海大学体育中心落成。钱伟长没有举办剪彩仪式,而是邀请上海十多所高校的校长、体育部主任以及上海市教育、体育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举行座谈会。众人落座后,他坚持站着讲,这时他已经九十岁了。任凭与会嘉宾、本校领导再三劝说,他仍然不肯坐下,他说:“这次会是要谈体育的,我应该站着讲,发扬体育的精神。”

  在这次会上,真正让校长和体育官员们受到震撼的,是钱伟长开门见山的话:“今天,我请大家来共商国是。如果高校还要培养国家栋梁的话,就要重视体育。”在他眼中,体育绝非可有可无的点缀,而是国家大事,来不得半点马虎。顾红回忆说,钱伟长站着讲了四十多分钟,主题就是体育与大学的人才培养。

  2005年的一天,钱伟长参加完一项公事,忽然提出要去看同学们上体育课。在健身房里,轮椅上的钱伟长询问有多少仰卧起坐的垫子,得到回答后,他说还不够,应该更多些。他问有没有在墙上的拉力器,对于锻炼力量非常有好处。那种拉力器是钱伟长早年曾经使用过的。老师们回答:“我们没有在墙上安装拉力器,但是有其他更现代化的器材设施,可以锻炼力量。”钱伟长的秘书问他,限于时间关系,是不是请体育部向您汇报一下工作?钱伟长说,不行,要找个地方坐下来,我跟他们好好谈谈。随后,钱伟长跟体育部班子成员细谈了几十分钟。

  全程亲历这件事的顾红说:“体育一直在钱老的心里装着,既有总体的规划,也有具体的安排,让一代又一代学生受益。他提出的设想和要求对我们体育人既是鼓励也是鞭策,虽然他去世了,依然是宝贵的精神财富。”

  如今,上海大学已是钱伟长体育思想与人才观研究的重镇。体育教师周艳曾发表过多篇相关论文,她说:“钱伟长从一个身高不达标的学生成为远东奥运会运动员,乃至在科学上取得大的成就,这是因为他有一种敢于胜利的特质。”在她看来,清华求学的经历对于钱伟长“敢于胜利”特质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体育尤其成为他在随后七八十年无往不胜的支撑力量。(作者根据新华社通稿《钱伟长同志生平》修改整理)

    《中国教育报》2014年8月1日第3版




 

2010感动中国人物:钱伟长 国家利益重于一切的科学泰斗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

    现在我来宣读《感动中国》组委会授予钱伟长的颁奖辞:

  从义理到物理,从固体到流体,顺逆交替,委屈不曲。荣辱数变,老而弥坚,这就是他人生的完美力学!无名无利无悔,有情有义有祖国。 

    1912年钱伟长出生在江苏无锡的一个书香门第。受家庭环境的熏陶,钱伟长的国学功底非常扎实。1931年,18岁的他以中文和历史两门满分的成绩,考取清华大学。

    钱伟长:如果要是考状元,我是要考状元的。

    1931年9月18日,9·18事变爆发,国难当头。马上要进入清华历史系学习的钱伟长,得知这个屈辱的消息后,当天决定:弃文从理,科学救国。

    钱伟长:蒋介石说的,谁要站起来,不要抵抗,因为人家飞机大炮,我听了以后这个火了,年轻嘛。所以我下决心,我说我不学这个玩意儿了,我要学飞机大炮。

    而之前的录取考试中钱伟长数理化加英文的总成绩只有25分,放弃双百的文史转学物理,钱伟长无视个人的风险得失。

    钱伟长:我这些都没考虑。我是将来要造坦克。就是这样的思想。

    钱伟长早起晚归,来往于宿舍、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废寝忘食,一年后数理课程超过70分,四年后成为8名顺利毕业的学生之一,且成绩优异。

    1939年钱伟长考取中英庚款会的公费留学生,获得宝贵的去加拿大学习的资格,但是因为搭乘的轮船要在日本横滨逗留三天,钱伟长等留学生拒绝上船。

    钱伟长:我就不干了,敌国我们不能去,当场就有好多人把护照扔在黄埔江里头了。

    经过近一年的等待,1940年8月,钱伟长等留学生才搭乘不停靠日本的轮船出发,赴加拿大留学。赴加拿大50天后就因为一篇论文的发表而成名,两年后拿到博士学位,之后来到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喷气推进研究所做博士后,师从世界导弹之父冯·卡门教授,至1945年,钱伟长已经成为了一名国际范围内的知名科学家。且收入颇丰。

    钱伟长:那很不错,大概八万美金一年呢。

    就在钱伟长科研事业如日中天之时,传来了国内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此时他选择了回国,回到母校清华大学机械系担任教授。

    钱伟长:我是决心,来回家培养更好的学生。

    但连年内战,经济衰退,到1948年时,钱伟长的工资只够买两支暖瓶。此时,钱伟长有机会再回美国喷气推进研究所工作,但申请护照填表时的一个问题却让钱伟长选择了留在中国。

    钱伟长:最后一项我填不下去了。他是讲假如中国和美国打仗的时候,你是忠于中国还是忠于美国。我说我当然忠于中国了,我是中国人。

    1956年,作为清华大学教务长的钱伟长参与制订新中国第一章科学发展蓝图--12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钱伟长提出国家要优先发展原子能、导弹和航天等,当时除了钱三强、钱学森,其他所有参与规划的400多人都不支持他,而且这400多人的身份都是各自领域的学科带头人。

    钱伟长:我觉得我还是要说真话,国家应该怎么办呢,不能听这些话。 吵了一年多了,最后周总理说,"三钱"说的是对的,我们国家需要这个。

    事实证明,没有两弹一星的成功研制,中国,成为不了当时改变世界格局的新兴力量;没有两弹一星的成功研制,中国,也成为不了现在以及未来对世界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

    蓝图才刚刚展开,反右运动来了。1957年6月,钱伟长被错划为右派,在实验室负责扫地一年,之后下放农村劳动。

    钱伟长:那无所谓。我告诉你,右派,连儿子上大学都不许,我的儿子、女儿都没上大学。我仍然坚持我的意见。我也不退。

    被打成右派后,钱伟长仍然利用各种机会发挥自己所长。为各方提供咨询、解决技术难题一百多项。

    钱伟长:我是爱国的,对国家好才行。我没别的要求。我希望国家强大起来。

    1979年钱伟长重新投入祖国的教育事业,直至2010年去世。九十八年,钱伟长用九十八年的人生,研究了一门他认为最重要的科学:爱国。


  主持人:您父亲身处逆境的时候,您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这对于一个诗书人家来说,这是挺难过的一关。

    钱元凯:这事对我父亲打击,我觉得比他被划成右派还要大,我分到首钢当工人的时候,临走,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人们可以剥夺你上大学的权利,但任何人都没法剥夺你受教育的权利。所以我记住他这句话。我是拿着莫斯科大学的教材和铁锹一块去的首钢。按他的这个希望,也是我的希望,这几十年里我通过不断地自学,从一个装卸工,变成一个高级工程师,一个高科技企业的总工,就是通过不断地学习实践和劳动不断地完善自己,希望能给国家做更大的贡献。我觉得这是我父亲给我的最珍贵的精神财富和遗产。

    主持人:现在回想起来,您父亲对您的影响无所不在,应该是这样?

    钱元凯:应该是这样。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做人,他希望我们孩子们,能够永远不论有什么多大的本事能够忠于职守 淡泊名利。希望我们能够胸怀坦荡,表里如一。

    主持人:大家知道您是钱伟长先生的儿子的时候,我想他们的眼神里一定是露出对老人家的尊重。

    钱元凯:我觉得大家尊重的关爱的,不是他一个人,是他们那老一辈的科学家。实际我父亲是他们的一个代表,是对他们这拨老知识分子的一种最大的尊重和这个爱戴。也可能他们这辈子,没有他们国外的同行得到那么些个财富,但是我觉得全国人民十三亿人民对他们认可,是他们这辈子任何他们的同行所得不到的最大的精神财富和最大的鼓励。谢谢大家!

    主持人:面对钱伟长,推选委员杜玉波说,奠基中国近代力学,他是伟大的教育家,而一生坎坷,从未放弃理想,为国家谋,为天下谋。

    推选委员纪宝成说:《论语》载:子以四教 文 行 忠 信,钱先生以毕生的身体力行,昭示了一位学者的坚持与信仰。

     

      独家专访:钱伟长生前接受央视《大家》栏目专访

    【重要贡献】

    ·1946年,他与冯·卡门合作发表了《变扭率的扭转》,成为国际弹性力学理论经典之作。

    ·1947年,在正则摄动理论方面创建了以中心挠度wm为摄动参数作渐近展开的摄动解法,在国际力学界被称为“钱伟长方法”。

    ·1948年,在奇异摄动理论方面写出有关固定圆板的大挠度问题的渐近解,称为“钱伟长方程”。

    ·解放后,致力科学理论和工程力学领域,成为我国近代应用数学与力奠基人之一。




 

 

 


钱伟长简历 
钱伟长(1912年10月9日-2010年7月30),江苏无锡人,中国力学家、应用数学家、教育家,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应用数学系毕业,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大学校长,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名誉校长,耀华中学名誉校长。中国近代力学、应用数学的奠基人之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七届、八届和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名誉主席。
 
1931年至37年在清华大学物理系、研究生院学习,1936年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
 
1940年至42年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应用数学系学习,并获博士学位。
 
1942年至46年任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喷射推进研究所研究工程师。
 
1946年至48年任清华大学教授兼北京大学、燕京大学教授。
 
1949年至83年任清华大学教授、副教务长、教务长、副校长,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力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学术秘书,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委员,波兰科学院院士,中国力学会副理事长,民盟中央常委。
 
1983年至87年任上海工业大学校长,上海市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所长。
 
1987年至94年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执行会长,中国海外交流协会会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工业大学校长,上海市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所长。
 
1994年至2010年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名誉主席,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执行会长,中国海外交流协会会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大学校长。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六届、七届、八届、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第一届、四届全国人大代表。
 
2010年7月30日,在上海逝世,享年98岁。 
 
2010年8月7日,上海,钱伟长同志遗体在沪火化,受中共中央委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专程前往上海龙华殡仪馆为钱伟长送别,并慰问其亲属。
 
钱伟长还担任漳州大学、沙洲工学院和暨南大学的名誉校长,并任南京华东工学院、江苏大学、成都电讯工程学院、西南交通大学、华侨大学等校的名誉教授,还任美国《应用数学进展》、《国际工程科学月刊》 ,荷兰《分析和设计工作中的有限元》,英国《薄壁构件》,乌克兰《应用力学 》等杂志编委;《中国大百科全书》副主编;《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文版中 美联合编审委员会委员;《辞海》副主编;重庆出版社《现代化探索丛书》主编 ;科学出版社《应用数学和力学丛书》主编。 
 
钱伟长,著名力学家、应用数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是我国近代力学的奠基人之一。兼长应用数学、物理学、中文信息学,著述甚丰。特别在弹性力学、变分原理、摄动方法等领域有重要成就。早年提出的薄板薄壳非线性内禀统一理论对欧美的固体力学和理性力学有过重大的影响。创办了我国第一个力学研究室,筹建了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和自动化研究所。长期从事高等教育领导工作,为培养我国科学技术人才作出重要贡献。社会活动十分活跃,积极推动了祖国的统一大业。 
 
钱伟长早年攻物理学,留学加拿大期间已经显露出非凡才华。28岁时,他的一篇论文已经让爱因斯坦大受震动,并迅速成为国际物理学的明星。 
 
抗战结束后,钱伟长坚持回到祖国,在艰苦的条件下,拒绝美国科学界的诱惑,忠于祖国,坚持实现“科学救国”的抱负。为新中国开创了力学科学教育体系。他学贯中外,对中国科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小学时期,钱伟长主要学习国文和历史,也学到算术、自然、音乐等新课程。由于家贫,还从事力所能及的劳动。起先,他就学于家乡的七房桥小学,家乡失火后,又进过荡口镇的三所小学和后宅小学,但受学时断时续,时间都不长。13岁时,他来到无锡,先后在荣巷公益学校、县立初中、国学专修学校读书。15岁考取苏州中学读高中,学习到数理化和西洋史,进一步打开了他求知的大门。苏州中学的数学老师严晓帆、西洋史老师杨人缏、中国史老师吕叔湘、地理老师陆侃舆,都给他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文学课则由他的叔父钱穆任教。他经常在严晓帆老师的宿舍里晚自修,在理科方面有了一些进步。步入青年时期的钱伟长文史成绩优异,但他为科学救国而弃文学理,自强不息,闯开了现代科学技术的大门。19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文学和历史成绩考取清华大学和上海吴蕴初的清寒奖学金。来到清华大学后,即发生了九一八日本侵占东三省的惊人事变,出于忧国忧民之心,他要求读物理系,学习近代科学技术。物理系主任吴有训答应他试读一年。他克服了用英语听课和阅读的困难,数理课程超过了70分,从此,就迈进了自然科学的大门。理学院院长叶企荪,以及赵忠尧、萨本栋教授也常给他们上课。起初,钱伟长象学古文一样,熟读强记物理学的典籍。而吴有训教给他,不要以为书本上的东西都是正确的,都已经完善了,每读一本书都要能够看到没有完成的部分,发现一些新问题。钱伟长学到了这一点,并成为他一生治学的特点。1935年,他考取清华大学研究院和高梦旦奖学金,在导师吴有训的指导下做光谱分析。为呼吁抗日救国,他参加了一二九学生运动和民族解放先锋队。1937年北平(今北京)沦陷,曾在天津耀华中学任教近一年。1939年初,经香港、河内到昆明,在西南联合大学讲授热力学。是年与孔祥瑛结婚,并与郭永怀、林家翘以相同分数同期考取庚子赔款留英公费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突发,船运中断,改派加拿大。本来,轮船将途经神户,日本在护照上签证准许登岸游览。公费生一致认为,抗日战争期间,有失国体,故全体愤然离船,返回昆明。延至1940年8月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在J.L.辛格(Synge)教授指导下研究板壳理论,1942年获博士学位。1942年至1946年,他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和喷射推进研究所,与钱学森、林家翘、郭永怀一起,在T.冯·卡门(von Kármán)教授的指导下从事航空航天领域的研究工作,受到冯·卡门学术思想的影响,成为固体力学和流体力学大师。在研究所和冯·卡门家里的学术讨论会,是富有民主精神和创造性的聚会。这种风格影响了钱伟长的一生,这就是敢想敢说,勇于探索和创新。
 
1946年5月,钱伟长以探亲为名只身返国,从洛杉矶乘船回到上海,应聘为清华大学教授,兼北京大学、燕京大学教授。1947年,有人带来美国有关方面对钱伟长全家赴美工作生活的邀请。在表格最后一栏,要求宣誓一旦中美交战忠于美方,钱伟长明确填“NO”,予以拒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49年,任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常委、副教务长,1950年,任中华全国自然科学专门学会联合会常委、组织部部长,1951年,任中华全国民主青年联合会常委、副秘书长,自1951年起,他还担任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力学研究室主任;1952年,任清华大学教务长,1955年起,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委,1956年,任清华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科学院学术秘书、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筹委会主任、波兰科学院院士。1957年中国力学学会成立,他任副理事长。他还担任北京市第一、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委,1954至1958年,任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2年他参加中国文化代表团访问了缅甸、印度,1955至1956年还多次访问苏联、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民主德国,1956年,又参加了波兰的力学会议和布鲁塞尔的国际力学会议。 
 
1957年,由于建议理工合校及参加民盟会议等,他受到批评。1958年,钱伟长被错划为右派分子,除保留教授职务外,其余职务全部撤消,并长期受到不公正的批判。“文化大革命”期间,他深受冲击。1968至1971年间,被下放到北京特种钢厂炼钢车间劳动锻炼。在与工人群众接触后,思想感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79年,中共中央改正了把钱伟长划为右派分子的错误决定。 
 
1972年,钱伟长参加科学家代表团访问了英国、瑞典、加拿大和美国。1975年,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80年,恢复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并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1981年,任中国中文信息学会理事长、《应用数学和力学》杂志主编。1983年,任上海工业大学校长。1984年,任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副主席、上海市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所长。1985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1987年,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应用数学和力学进展》杂志主编。1988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中国陶行知研究会会长。1990年,任中国海外交流协会会长。
钱伟长从事过的学术研究主要有:1934至1935年,和同学顾汉章测定北京地区大气电参数;1935至1939年,在吴有训指导下做稀土元素等的光谱分析和X光衍射,在黄子卿指导下研究溶液理论;1940至1941年,在加拿大和导师辛格合作研究板壳的内禀理论,这项研究在板壳理论中开创了新的方向,受到国际学术界的重视;1941至1942年,研究雷达波导管内的电抗、和A.温斯坦(Weinstein)合作研究固支受拉方板的振动;1943至1946年,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航空系及喷射推进研究所,在冯·卡门领导下研究火箭弹道、火箭的空气动力学设计、气象火箭、人造卫星轨道、气阻损失、降落伞运动、火箭飞行的稳定性、变扭率的扭转、超音速对称锥流等问题;1946至1957年,研究圆薄板大挠度的摄动解和奇异摄动解、润滑理论、压延加工、连续梁、扭转问题、建筑史、扁壳跳跃和方板大挠度问题;1957至1976年,没有能够发表文章,仍从事飞机颤振、潜艇龙骨设计、化工管板设计、氧气顶吹的转炉炉盖设计、大型电机零件设计、高能电池、三角级数求和,以及变分原理中拉格朗日乘子法的研究;1977至1990年,从事环壳理论、广义变分原理、有限元、中文信息处理、薄极大挠度、管板、断裂力学、加筋壳、穿甲力学、三角级数求和等方面的研究。 
 
钱伟长迄今已发表了论文200余篇,专著15种。 
 
1951年,钱伟长在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创办了我国第一个力学研究室。1956年他和钱学森合作创办了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和自动化研究所。在教育事业方面,钱伟长参与创建北京大学力学系——开创了我国大学里第一个力学专业;开设了我国第一个力学研究班和力学师资培养班,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力学工作者。他们已经成为我国力学界科研和教学的骨干,为我国的机械工业、土木建筑、航空航天和兵工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在教学上,钱伟长辛勤耕耘、不断进取,在繁忙的公务中常抽时间和学生、青年一起具体地探讨如何攻难关、做学问,他认为这是他最大的快乐。他思路敏捷,见多识广,心地坦诚,随时都有令人叹止的新点子。 
 
50年代,他曾经指导了18名研究生和10多名共事的助(文章转载自: http://www.gerenjianli.com/Mingren/03/ 请保留此标记)手,以及三期力学研究班学员。他和学生们相处得十分融洽,例如,他和叶开沅等人的师生关系曾以“迷人的师生关系”为题报道过。80年代,在70高龄之后,他又创办了上海市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出版了《应用数学和力学》(中文版、英文版)及《中国应用数学和力学进展》(英文)两种杂志,继续指导了11名硕士生、38名博士生。 
 
从切身体会出发,他在清华大学和上海工业大学办学的过程中,特别重视培养学生的自学、阅读文献和钻研的能力,重视教员的教学和科研的结合,重视理科工科的结合,重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结合,重视学校为社会服务。 
 
钱伟长一生热爱祖国,追求进步。1935年一二九运动中,他曾作为自行车队副队长,带领部分清华大学的学生南下宣传抗日救国。1946至1948年,参加了反美扶日、反内战、反饥饿、反美援面粉等进步运动。1948年,曾骑自行车到石景山、良乡,欢迎解放军。见到了叶剑英、陶铸和钱俊瑞,并带回了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军对清华大学师生的关怀和粮食补给。1956年,在全国自然科学规划会上,周恩来同志高兴地把他和钱学森、钱三强誉为“三钱”。1977年以后,他不辞辛劳,去祖国各地做了数百次讲座和报告,提倡科学和教育,宣传现代化,为富民强国出谋划策。1985年以后,又为香港、澳门回归祖国及和平统一祖国的大业奔走,献上他的一颗忠诚的心。
 
钱伟长 - 学术成就 
钱伟长教授在板壳内禀统一理论,板壳大挠度问题的摄动解和奇异摄动解,广义变分原理、环壳解析解和汉字宏观字型编码等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他早年与导师辛格(J.L. Synge)合作研究板壳的内禀理论,开创了板壳理论的新方向,受到国际学术界的重视。
 
他提出的“参数摄动法”,不但解决了冯·卡门(T. von Karman)于1910年提出的圆薄板大挠度变形问题,而且能广泛用于解决各种非线型偏微分方程,被苏联学者称为“钱氏摄动法”。
 
他的关于广义变分原理的工作,从理论上阐明了变分原理与变分约束条件之间的关系,提出了用拉氏乘子法系统地消除变分约束条件的方法,并将广义变分原理广泛应用于固体力学、流体力学、传热学、电流物、振动、断裂力学以及一般力学的各种理论和实践问题。
 
钱伟长教授曾获1956年中国科学院科学二等奖和1978年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等奖励。他对非克希霍夫-勒夫假设厚板、厚壳问题的研究,被称为是对固体力学的新贡献。
 
钱伟长 - 主要论著 
1Synge J.L.,Chien W.Z..The intrinsic theory of elastic Shells and plates.Theodore ovn Kármán Anniversary Volume—AplliedMechanics,1941:103—120 
 
2Chien W.Z..The intrinsic theory of the shells and plates.Part 1,General theory,Quarterly of AplliedMathematics,1944,1:297-327. 
 
3Chien W.Z..The intrinsic theory of the shells and plates.Part 2,Application to the plates,Quarterly of AplliedMathematics,1944,2(1):43— 59. 
 
4Chien W.Z..The intrinsic theory of the shells and plates.Part 3,Application to the shells,Quarterly of Apllied Mathematics,1944,2(2):120—135. 
 
5von Kármán,Th.and Chien W.Z..Torsion with variable twist.Jour-nal of the Aeronautical Sciences,1947,13(10):503—510. 
 
6Chien W.Z..Symmetrical conical flow at supersonic speed by perturbation method.Engineering Reports of Tsing Hua University,1947,3(1):1—14. 
 
7Chien W.Z..The trueleaving angle for diaphragm and bucket wheel with curved guides at the discharge end.The Engineering Reports ofTsing Hua University,1948,4(1):78—102. 
 
8Chien W.Z..Infeld J.R.,Stevenson A.F.and Synge J.L..Contributions to the theory of wave guides.Canadian Journal of Research,1949,A.27(1):69—129. 
 
9钱伟长,叶开沅.圆薄板大挠度问题.中国物理学报,1954,10(3):209—238. 
 
10Chien W.Z.,YehK.Y..On the large deflection of rectangular plate.Proceedings of Ⅸ th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Apllied Mechanics,Bruxelles,1956:403—412. 
 
11钱伟长,叶开沅.弹性力学.北京:科学出版社,1956. 
 
12钱伟长.弹性理论中广义变分原理的研究及其在有限元计算中的应用.机械工程学报,1979,15(2):1—23;力学与实践,1979,1(1):16—24. 
 
13钱伟长.变分法和有限元.北京:科学出版社,1979. 
 
14钱伟长,郑思梁.轴对称圆环壳的一般解.应用数学和力学,1980,1(3):287—300 
 
15Chien W.Z..Imcompatible elements and generalized variational principles.Proceedings of Symposium on Finite Element Method,Hefei,Anhui Province,1981:252—329;Advances in Applied Mechanics,1984,24:93—153(Academic Preess,U.S.A.). 
 
16钱伟长.穿甲力学.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1984. 
 
17钱伟长.广义变分原理.上海:知识出版社,1984. 
 
18钱伟长.大位移非线性弹性理论的变分原理和广义变分原理.应用数学和力学,1988,9(1):1—11. 
 
19钱伟长.格林函数和变分法在电磁场和电磁波计算中的应用.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89. 
 
20钱伟长科学论文选集.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1989. 
 
21钱伟长文选.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
 
钱伟长主要著作简介
《中国历史上的科学发明》1953年8月
《弹性圆薄板大挠度问题》1954年3月
《弹性柱体的扭转理论》1956年04月,1957年出俄译本
《弹性力学》(钱伟长、叶开沅著)1956年1月
《锌空气(氧)电池进展》1975年4月
《波纹管、波登管、弯管膨胀接头、环壳和旋转壳文献目录》(钱伟长、 冯思慎编辑)1978年12月
《变分法和有限元》1979年
《现代科学技术词典》1980年
《变分法及有限元(上册)》1980年08月
《应用数学与力学论文集》1980年11月
《奇异摄动理论及其在力学中的应用》1981年8月
《穿甲力学》1984年
《新技术革命十五讲》(收文1篇)1984年1月
《广义变分原理》1985年3月
《我国社会经济和科技发展战略问题》(钱伟长等著)1987年3月
《中国历史上的科学发明》1989年1月
《钱伟长科学论文选集》1989年09月
《格林函数和变分法在电磁场和电磁波计算中的应用》1989年2月
《王宽诚教育基金会学术讲座汇编.第3集》1990年
《钱伟长文选》1992年
《微分方程的理论及其解法》1992年
《电机设计强度计算的理论基础》1992年
《区域发展战略研究:总论》(费孝通,钱伟长主编)1992年1月
《第二届国际非线性力学会议论文集》(Proceedings of the 2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nonlinear mechanics)1993年
《区域发展战略研究.黄河三角洲-东营篇》(费孝通,钱伟长主编)1993年
《王宽诚教育基金会学术讲座汇编.第6集》1993年11月
《应用数学》1993年8月
《区域发展战略研究.淄博篇》(费孝通,钱伟长主编)1994年
《钱伟长学术论著自选集 》1994年12月
《王宽诚教育基金会学术讲座汇编.第7集》1994年2月
《钱伟长科学论文集:1989-1994》(收1937-1987的论文)1995年
《区域发展战略研究.沧州篇》费孝通,钱伟长主编1995年
《一代师表叶企孙》1995年
《王宽诚教育基金会学术讲座.第11集》1996年
《王宽诚教育基金会学术讲座.第14集》1997年
《八十自述》1998年
《第三届国际非线性力学会议论文》1998年
《王宽诚教育基金会学术讲座汇编.第15集》1998年6月
《王宽诚教育基金会学术讲座汇编.第16集》1998年6月
《王宽诚教育基金会学术讲座汇编.第17集》1999年
《王宽诚教育基金会学术讲座汇编.第18集》1999年
《王宽诚教育基金会学术讲座汇编.第19集》2000年
《格林函数和变分法在电磁场和电磁波计算中的应用(修订版)》2000年
《教育和教学问题的思考》2000年12月
《钱伟长科学论文集:1981-1982 第一册》
《钱伟长科学论文集:1981-1982 第二册》
《张量分析》(爱林根著,钱伟长译)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